阿左

朔間零跟瀨名泉好好看
偶像夢幻祭→主推UNDEAD副推Valkyrie、零p宗p
HQ→白鳥澤、音駒/銀魂/APH
plurk→@leftj

【牛濑】<在明日诉说>

宛若青空下

<在明日诉说>

HQ 牛岛若利&濑见英太

 

 

一开始只是很简单的运动。只要把球抛上天空,等待着有谁将它扣过网去。简单来说,如果能做到这样最为直白的动作就可以称之为标准中的典范。

这样纯粹的样本,在濑见英太的身上想要体现实在过于困难。排球在手上朝空中冲刺——在那个完整的节点有一瞬间的暂停——牛岛若利将它击打出去。

心脏也停在短暂的那一瞬间。

然后牛岛轻松地回到地面,对起跳后完成的充满王者自信的扣杀不抱以任何评论,面无表情地等待着下一球送来。

他习惯的也就是这样简单纯粹的排球。简单纯粹正是世界通用的准则之一,濑见英太心想,这样或许也不错——但若有复杂一些的赘余,那样的人生才算是不属于平庸和标准的鲜活特点,活出一种可能性的突破吧。

但牛岛若利终究不发一言。传来的球感触如何,需要变强的道路在哪里,这些都非牛岛若利所需指导的琐碎。所以濑见英太便打完下一球,又是牛岛完美的一击,他走到场外去。

赛场上有着各色各样的二传手,他们队伍中的或许不是最优秀,但一定是目前最适合牛岛若利的。濑见看着球在白布手中被推向空中,接着是牛岛起跳——

“好球!”

算是一种自私的享受。他畅快地舒一口气,然后握紧拳头。

 

白鸟泽鲜少有多愁善感的家伙。那些羸弱的辛酸故事大多存在于中学时代。从濑见英太踏入高校的那一日起,诸如命运与奇迹的论调就像是水到渠成般来得让人毫无心动体验。

全怪那个男人。午间食堂里总是独自坐在餐桌上咀嚼,规整地做着所有分内事务,人生如同被限制在规整的阁楼中,一步一步向上攀爬就能达到所有人敬仰的高度。

不过那说起来更像是自己吧。与之相比算是平庸的生活,要比牛岛若利这个男人更加暴躁,会在人生中拥有无数闪失差错的濑见英太——这样一个男人拿着排球部宣传单走进了体育场馆,并毫不意外地看到已经准备投入训练的牛岛。

那真是个单纯率直的家伙。濑见对自己未来的社团活动规划已经心知肚明:作为二传手的任务是如此直白,成为牛岛的左膀右臂,或是别的什么。毕竟没有人会讨厌英雄,在自己的英雄梦想被扼杀在小学中学后步入现实的现在,一个被誉为英雄和天才的男人就站在眼前。

初次见面是在新生接发球练习中。牛岛若利切实站在他的眼前伸出手。

英雄的温度是这种感觉啊。

料想对方不会对自己有多么在意,濑见英太擅自多对着被握紧过的手掌发着呆,很快让球从自己的双手间朝牛岛抬头的方向划去。

白鸟泽排球部的作战技术,毫无疑问朝着主流强劲的方向安稳发展着。王道中的王道,正义中的正义,因此才有资格站在全国大赛的竞技场上。

也会有输的时候,令人不解的是牛岛若利那阴晴不定的神情。赢得无趣的比赛的样子和输给无法战胜的对手时全然一致,这支将自己的实力了解得无比透彻的队伍对待一切都显得从容坦荡,而牛岛若利是其中最为典型的一个。

在二年级时步入全国大赛然后失利的那一天,全队坐在烤肉店像是县内大赛胜利时一样高兴地聊着天。

濑见英太便觉得那份不甘宛若分隔的墙壁,将人困守在原封不动的无奈地步。他的努力在被评为正式球员时便充分地证明,但在二传手的能力排名中永远处在令人困扰的位置。

那家伙想要得到及川徹便是最好的证明。因为那是唯一缺少的东西。濑见英太知道旁人奉劝的这份误解完全无需在意,那是某种属于牛岛若利的执着,而这个男人的眼中从没有对值得配合的队员的偏见。

即便如此,不甘也困于一家热闹嘈杂的烤肉店中,濑见英太深吸一口气,头脑发热地不顾天童的询问走出门外。

牛岛若利——不巧的是,比他先到一步。

这个男人从很早以前便看出自己刻意保持的距离,对此从来不多加困惑,因此连隔阂都省去了,这样单纯的队友关系在“牛岛若利的二传手”职责中效果甚佳。

“你吸烟吗。”

他听见对方说话——并且是个笑话。濑见英太愣了愣,认真的队伍中不擅长这样打趣的问答,所以连强扯出笑意都难以做到。真是糟糕的自己。

“出来的时候,教练是这样对你说的吗。”

“啊。”牛岛点点头,“‘男人只有在落寞的时候才会从氛围良好的烤肉店里走到门外去一个人站着’,他是这样说的。”

真是好看透的行动。濑见英太想到,那么他和牛岛若利都是如此了。

“一年级的白布,是个好苗子吧?”

“疑问?”

“闲聊而已。”

“是。”

濑见英太深吸口气:“明年会变得更强的,所以要让他再努力一点才行。”

牛岛若利转过身,三两步站到濑见英太面前。他需要微微低下头,看着这个偶尔失误、性格暴躁的“不佳二传”。大概是濑见英太的自我抱怨被传到牛岛耳中,显然是天童那种混蛋所为,总而言之,他很在意。濑见英太无声地碎念道,明明单纯是我的责任。

他们都沉默了半晌,直到牛岛开口:“抱歉。”就这样轻易地发出意味不明的歉意。让濑见英太困惑的是,牛岛若利是在对队友们进行道歉,亦或是单纯对身为二传手的自己——或许两者都无。这时候的自己反而显得无情,但濑见英太深吸一口冷气,老实说这样透露着凉意的夜晚和牛岛进行这样不负责任的闲聊真是糟糕,但不会有比此刻更加合适的时候,所以濑见英太说了。

“我不是个会关心人的家伙,但是白布会合适吧?不是实力的原因,而是单纯的——教练也会这样决定的。”

牛岛无言地点头回应,所以濑见英太笑了一声掩饰尴尬,自说自话继续道。

“对他下命令吧,牛岛。”

牛岛若利茫然地看着他。而后渐渐睁大眼睛,像是理解到某种关键,他用更加复杂的神情看着濑见英太。

“我知道你不是那种强硬的家伙,但是该成为那样的人了,牛岛。升入三年级,成为毫无争议的王牌,等待新的人物来取代自己,在这之前要让白鸟泽变得更强。”他断定道,“白布的话能做到。”

“即使不下命令也能成为白鸟泽的二传手,濑见。”

“要彻底为你所用才行,因为教练也是这么希望的。”,他看着牛岛坚定地说道,“我也会变强,但绝对不会听你这家伙的命令——所以虽然很可怜,就这样彻底使用白布吧,因为那家伙能够做到。”

能够说出其它人比自己更合适听来像是一句自贬的恭维,虽然那是濑见英太单纯为胜利做出的判断。牛岛大概又道了歉或是说了声感谢,他们便像是对某种紧张关系的释怀,难得将压抑从胸口吐出去,一前一后走回烤肉店里,天童已经毫不犹豫吃掉了他们的配额。

“啊,若利这个表情,是失恋了吧,还是对胜负不甘心?”

“不要对牛岛做这种毫无意义的调侃啊,天童你这家伙,三年级的前辈们都还在——”

“他看起来就像是失恋了一样,太可怜了若利,要吃烤肉吗,下次能全队一起来的话就是半年后了。”

牛岛若利顺着天童的邀请坐回座位,专注将烤肉放进自己的餐盘里。

一年后他们没有去吃烤肉,半年前倒是顺利聚餐过,仍旧是某次如同胜利般的失败,天童捅了捅帮五色工抢肉放进碗中又和队友分享完笑话捧腹的濑见英太的腰间。

“抱歉啦濑见。”

“怎么了吗,天童。”

濑见英太不解地看着对方委屈的表情。

“抱歉,下次要球的时候如果又让你帮忙的话,就报复我故意传给牛岛吧。”

“哈?”

他无奈地吐了吐舌头。

“若利那家伙永远让人看不懂。大家向白布要球的时候都是平常自然的事,对吧?所以是那家伙不好,明明不敢坦然要求你的人只有他而已。”

 

 

==FIN==


评论

热度(34)

  1. 阿左宛若青空下 转载了此文字
    宛若青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