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左

朔間零跟瀨名泉好好看
偶像夢幻祭→主推UNDEAD副推Valkyrie、零p宗p
HQ→白鳥澤、音駒/銀魂/APH
plurk→@leftj

【ハイキュー!!】聯誼醉酒的一百種處理方式[瀨見白]

香料罐子


*HQ!!二次創作,瀨見英太x 白布賢二郎。

*公開HQ!!ONLY印製的無料,捏造大學同居交往中。

*以上沒問題的話,請用!


 




  雖然還不到凌晨那麼晚,但也是接近深夜的時間了。住宅區的街道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三道人影,身形看起來是兩個女孩子攙扶著一個醉得有些厲害但還不到寸步難移的年輕男子。


「英太君,真不好意思──但是謝謝你呀,沒有英太君的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是啊,成瀨那個傢伙一直要渚紗喝酒,好噁心哦──」

  女孩們不停的說說笑笑像深夜的麻雀似的吵雜,男孩卻只偶爾簡短的回覆,可能因為太醉而感到不舒服。


「前面就是了,」瀨見英太說,勉為其難還能掏出皮夾刷門禁卡。

「謝謝妳們送我,我幫妳們──」

「呀、沒關係,都到這兒了,我們送英太君上樓吧!」

  沒有給他推辭的機會,她們逕自陪著他進了電梯、走到瀨見的公寓門口。


「鑰匙在哪呀?英太君?」兩個女孩一邊交換意味深長的眼神一邊向他詢問。

「不用,」瀨見咕噥一聲,「按電鈴吧,家裡有人……」

  兩個女孩半信半疑的互看一眼,按下電鈴後幾乎沒有聽見腳步聲,門驟然的被開啟。打開門的是個幾乎可以說是漂亮的男孩子,珊瑚色的髮絲、白皙的皮膚,要不是那雙透明的眼睛裡沒有半絲笑意,肯定會很可愛。


  白布賢二郎面對門外的組合,同居的男朋友與兩個來路不明的女孩子,顯而易見的皺起眉頭。


「嗯──我回來了,賢二郎──」

  面對瀨見的招呼,白布稍微放軟了眼底的殺意,非常自然而不容拒絕的從女孩手中接過瀨見,輕輕地把對方環抱在懷裡。

「不是說過了不要喝這麼多嗎?」

「抱歉……沒注意到那個酒精濃度還蠻高的……」

「前輩真是讓人不省心。」


  還醉著的瀨見抱緊白布說你這傢伙怎麼就老是這麼人小鬼大──被白布輕易的壓制著安撫,旁若無人的親暱舉動到此差不多也夠了,他抬起眼,冰冰冷冷的下了逐客令:「謝謝你們幫我送瀨見前輩回來,剩下的我來處理就好。」

「啊……」女孩們張口還要說些甚麼,被白布冷冷地打斷。

「──還有下次可以打電話給我,敝姓白布,瀨見前輩的通訊錄裡有我的電話,女孩子半夜這樣走在外面實在太危險了。」


「幫她們叫輛車吧。」醉鬼瀨見說,白布冷冷睨了他一眼,但是沒有反對。

「好,麻煩你們等一下。」

  白布沒有請她們進去等的意思,他直接將手伸到瀨見口袋裡拿出他的手機撥號。

「密碼?」

「你的生日,我以為你知道……」

「我只想確保前輩沒有醉得不省人事。」

  白布淡淡地回應,不過已經達到了他想造成的效果,玄關的每個人都聽懂了他的弦外之音。

  

  瀨見的租屋處交通尚稱十分便利,計程車在三分鐘後就到了。白布自然是毫不可愛的用眼神表示『慢走不送』就將叨擾他家的不速之客請走。瀨見還想說點甚麼就被白布不容分說的趕去浴室,洗完澡出來的時候循著香氣走進廚房,白布正站在爐子前似乎在熱甚麼東西,他趨前抱住同居人,被白布豪不客氣賞了一拐子。


「好痛……!這是甚麼?」

「豆芽菜湯。」

  早在瀨見傳訊息跟他說今天有飯局會晚歸時就料想得到瀨見醉醺醺回家的畫面,倒也不是同居人嗜酒,純粹只是白布清楚瀨見的個性,仗義替人擋酒這種事在白鳥則自己的餐敘上也並沒有少過。

而前幾天正巧看電視的時候看到料理節目介紹幾道可以解酒的湯品,一個人在家沒事乾脆試做看看。


「白布還沒吃晚餐嗎?」

「做給前輩的。」

「白布……!」

  白布還稍微有點不悅,不想理會滿臉感動看著他的瀨見。兩個人沉默的吃宵夜,瀨見主動洗了碗跟鍋子,然後跑去沙發騷擾還是明顯散發著低氣壓的戀人。


「吶,不要生氣?」

「才沒有在生氣。」懷裡的白布噘著嘴撇過頭。

「怎麼看都在不開心嘛。」


  瀨見英太受歡迎這件事,白布賢二郎本來就很清楚。高挑的個子、俊朗的容顏,運動員與名校的身分,以及那同樣開朗健談的性格,還在白鳥澤時就有不少的支持者願意揮著加油棒吶喊他的名字。


  但是真切的感受到威脅,是在上了大學之後。

  白布並沒有跟瀨見就讀同一間大學,現在同居的屋子是瀨見從大一時就租下的地方,雖然尚且稱為交通方便,但離白布就讀的縣內頂尖大學搭電車也是需要三十分鐘的車程。不過由於白布從考上大學就開始不時跑來瀨見這裡過周末,已經囤積了不少的日用品在這裡,而且離車站也頗近的,就沒有另覓居所的打算。


  白布所感受到的威脅,還有很大一部分跟天童覺有關。

  天童與他們就讀的大學其實相隔一段不近的距離--說著要見見世面就跑去四國讀大學的天童本來就是個哪裡也待不住的傢伙,大一的時候光是跑到九州來找瀨見就超過兩次,當然有空或一時興起也會回白鳥澤看看。


  被回來的天童勾肩搭背的說著「賢二郎你都不知道英太那傢伙有多受歡迎哎呀不小心一點他真的要被漂亮女孩子拐走嘍~」的白布當然是一點也開心不起來,天童還續續滔滔講了不少他去瀨見學校參觀時有多少女孩子跟瀨見打招呼、邀他出去玩等等。


「唉我看哪天英太來找我也帶他去我學校的聯誼好了肯定會有很多可愛的妹子來──」

 

  最後這句讓白布理智線驟裂,扔下二傳的位置練了整個下午的跳發,每一球都是要把天童的腦袋當西瓜似打爛的氣勢,被鷲匠老師叫去破口大罵一頓後白布臭著臉傳訊息給瀨見說周末要去前輩那裡過夜。而瀨見英太根本搞不懂戀人為什麼主動提了見面又賞了他一整個周末的白眼。

(事後才知道那是因為他響個不停的手機通知。)


  最後天童不斷的挑釁是在白布發了一場脾氣後被瀨見明令不准再影響應考生白布的情緒才收斂了不少。可那也是在交往以後瀨見第一次知道白布會吃醋,先喜歡上的是他、告白的也是他,白布自始至終都是一臉無所謂的被動樣子,瀨見也確實煩惱過白布真正的想法──但在那個瞬間一切都明朗,白布只是一如既往的彆扭,嘴上不講心裡在意的要命,跟他喜歡著白布一樣、白布也喜歡他。

(所以瀨見為了這件事還瞞著白布請天童吃飯。)


「不喜歡前輩把那種東西帶回家裡。」

窩在瀨見懷裡的白布最後還是像地盤被入侵的貓兒一樣發出抗議,瀨見大笑:

「還是這麼沒禮貌──沒辦法,她們很難纏嘛,不讓她們看看你我再怎麼澄清交往中她們也不相信。」

「怎麼看就是圖謀不軌想趁隙在這裡過夜嘛。」

「你在家裡我才敢給她們送啊。」


  瀨見一邊摸著白布柔軟的髮絲一邊安撫著,確實上大學以後超乎預期的受歡迎,當中也有真的很可愛第一瞬間會怦然心動的女孩子--可是那第一眼的悸動過去以後,瀨見眼中根本沒有人比彆扭又不坦率的白布更加可愛。


  懷裡的戀人沒有講話,瀨見撫摸頭髮的手往下移動,然後捧起白布的臉。依副還氣鼓鼓的模樣,眼角紅紅的不知道是憤怒還是委屈,被瀨見的手指輕輕的撫過,闔上那雙充滿千言萬語的眼瞳,輕輕的吻上。


  而那個最初蜻蜓點水的吻越發激烈,白布伸手摟住瀨見的頸子,在前輩的嘴裡嚐到了尚未退盡的酒氣──啊,真的是好烈的酒,感覺口腔與喉嚨都要燒起來似的,分不清楚燒灼著自己的,是醺人的酒精還是瀨見的體溫。


「瀨見……前輩……」他在吻與吻之間朦朧的呼喚。

「嗯……嗯?」瀨見抱著他,用寵溺的語氣像戀人探詢。

  白布還在思索著想講的話,抱怨、抗議,要前輩不要那麼容易就答應去聯誼,不要逞英雄幫他以外的人擋酒,不要讓女孩子抱著,不准讓女孩子送回家也不准送她們回家──


  想講的話太多了,白布最後放棄了語言,再一次將眼閉上。



 


覺得交往以後反而比較會吃醋的白布很可愛。

瀨見應該是大眾情人的類型吧。

(其他廢話慣例的在噗浪)

评论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