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左

朔間零跟瀨名泉好好看
偶像夢幻祭→主推UNDEAD副推Valkyrie、零p宗p
HQ→白鳥澤、音駒/銀魂/APH
plurk→@leftj

【HQ!!】虐段子

*I子

CP:黑研/及影/及岩/金國/青二/大菅/灰夜久/黑月/牛及/花國
-
你在我的人生中佔了很大的一部分。
第一次吃蘋果派,第一次和人吵架,第一次接觸排球。
第一次信任他人。
第一次的嘴唇碰觸。
然後,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作為旁觀者,看著你走向紅毯的另一端。
-
雖然我可能再也不會動。
雖然我可能再也不會睜開眼睛。
但我還是想要告訴你。
想要再任性一次。
最後一次。
「及川前輩,請教我發球,好嗎?」
-
他習慣笑容。
無時無刻,面對幾乎所有的東西,他都保持嘴角的弧度。
最後的最後,及川徹帶著空洞的眼神,微笑著向岩泉一敬酒。
-
不要再睡了。
不要再睡了,好不好。
再睜開眼睛吧,你喜歡吃的鹽焦糖我會買給你的,要多少都可以。
所以,拜託快睜開眼睛吧。
快睜開眼睛啊。
-
線香繚繞。
守靈的夜晚,褐髮青年跪坐在靈堂中央,往常有些多話的他此刻面色凝重。
站起身,走向依舊擺放在前方,尚未下葬的棺木。
打開棺木的蓋子,男性的軀體一如往常,只是失去了應有的溫度。
「真是的,你怎麼就這麼離開了。」
「禮儀師居然給你弄了眉毛。」
-
他是隊伍的父親。
他是我們的地基。
有他在,我們就不會輸。
他是我最喜歡的人。
二十七歲的退休球員菅原孝支,在運動刊物記者向他詢問高中的隊伍時,說了這樣的話。
他沒有看到的是,澤村大地抱著剛滿兩歲的孩子,默默的在遠處望著他。
-
在夜久衛輔考上大學的那一天,他意外的聽到灰羽列夫即將回到俄羅斯的消息。
「等我。」在機場為他送行,超過一百九十公分的少年緊緊擁抱對方,懷裡的人點了點頭。
夜久衛輔並沒有伸手回抱。
「我等你回來。」
綠瞳的少年離開了,進了登機門,上了飛機。
那是夜久衛輔最後一次見到灰羽列夫。
-
有的時候,他會想起那一年的事。
每一次合宿,每一次相約,每一次交談,月島螢從來沒有忘記過。
在那人離開後,他摘下眼鏡,改成戴隱形眼鏡,許多人問他為什麼,而他的回答都是一樣的。
「會叫我眼鏡君的,有一個人就夠了。」
-
「今年啊,青城拿到全國賽的資格了喔。」
「果然青城比白鳥澤厲害,哼。」
「你們以前隊裡的那個誰……天童?聽說他要到國外去了。」
「好奇我怎麼知道嗎?」
「算了,你肯定不會好奇吧。」
「就先這樣吧,我會再來看你的,小牛若。」
踩在墓園的石子路上,及川徹才注意到不知何時下起的雪。
-
很多年以後的一次聚會,及川徹問花卷貴大,在青城的那幾年,最後悔的是什麼。
「是什麼呢……」
「大概是,我喜歡上了一個人吧。」
「是學弟喔,很安靜呢。」
「總是懶洋洋的。」
「那那那不就是……」在場的眾人露出驚訝的表情,及川徹有些結巴的這麼說,卻被花卷貴大輕易的打斷了。
「你是在那什麼呢,我們從來,就沒有在一起過啊。」
-

评论

热度(66)

  1. 阿左Ito白 转载了此文字
    *I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