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左

朔間零跟瀨名泉好好看
偶像夢幻祭→主推UNDEAD副推Valkyrie、零p宗p
HQ→白鳥澤、音駒/銀魂/APH
plurk→@leftj

【瀨見白】Fever.

Light:

瀨見生日快樂。
壓著死線。

  瀨見一早就覺得身體不對勁,讓白布量過體溫確定自己正發著高燒後,便被趕回房間去休息,原本這天和白布的約會也只好臨時喊停。


  「瀨見前輩,醒醒。」


  白布將剛從藥局帶回來的藥和溫水放到床頭櫃上,伸手搖了搖瀨見的肩膀,只見瀨見不適的皺著眉頭發出一聲呻吟,沒有要醒來的意思,白布只好不停地重複這個動作。


  「白布?」


  眼皮抬起一條小縫隙,開口說話的聲音有些低沉沙啞,整個人被不舒服的感覺霸佔,無力感蔓延全身,瀨見看著眼前有些模糊的白布,腦子一片空白。


  「吃過藥再睡。」


  瀨見的眼皮看起來隨時都會閉上然後又再度沉沉睡去,白布馬上扶起瀨見拿過藥抵在對方的唇上。


  好在瀨見雖然反應遲鈍許多,倒也能夠乖乖配合,緩緩張開唇讓白布將藥丸推進嘴裡又灌了一大口水,接著又沉沉的睡去。


  逐漸轉冷的天氣加上應酬又連續熬夜的,這次的生病倒也不算太意外。白布的眉頭下意識地緊皺著,想著下次絕對要再更加盯著瀨見才行。


  從高中交往開始瀨見就總是顧著在自己身旁提醒該注意什麼,結果久而久之便演變成了這種自己沒有意識到該去提醒對方的情況。


  習慣真的很可怕啊,他想。


  今天本來就起得比較晚些,又經過這麼一番折騰,馬上就到了接近午餐的點。快速在腦海裡過了一遍家裡的糧食庫存,最後才想起今天本來是打算在約會後順道一起去採購的,白布套上大衣再度出門。


  回到家準備好午餐已經過了飯點到下午了,盛好粥把瀨見喚醒,回想著以前自己臥病在床的時候眼前的人都是怎麼做的。


  量過體溫,原本出門前稍有下降的體溫又往上升了,看著昏昏欲睡的瀨見,最後讓他背靠著枕頭,白布拉過椅子坐在床邊,舀起粥吹幾口氣遞到對方嘴邊,「前輩。」


  進度緩慢的投餵結束後分針早走過了半圈,白布在心裡盤算著晚些燒還是退不下去就要把對方帶去醫院看看。


  再後來過了一段時間,白布又給瀨見量了一次體溫,見藥效發揮得還不錯,才鬆了口氣。


  橘紅的夕陽透過窗斜在房間內,床上安穩睡著的瀨見也被覆上一層溫暖的橘,白布收回在撫在對方髮上的指尖,轉過身打算離開。


  「白布。」


  身後突然傳來低啞的聲音,放下搭在門把上的手,白布轉過身就看見躺在床上那人對著自己伸長手臂。


  抿唇無奈地看著眼前敞開雙臂要討抱的戀人,邁開步伐向床邊走去,對方也自己坐起身子。白布坐在床沿側過身,將自己縮進寬闊的胸膛內,手一下又一下輕撫著對方的背,臉頰貼在裸露在外的脖頸上,感受著比自己略高的體溫,懶懶地開口,「瀨見前輩,你是小孩子嗎?」


  「唔……」


  瀨見只是又收緊攬著戀人的雙臂,頭髮在對方肩頸上胡亂蹭了蹭。感受著因為生病而有些迷迷糊糊,渾身散發著慵懶氣息,和平時不太一樣的瀨見白布心輕顫了下,有些可愛啊……這樣乖巧安靜的瀨見前輩。

评论

热度(35)

  1. 阿左Ligh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