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左

朔間零跟瀨名泉好好看
偶像夢幻祭→主推UNDEAD副推Valkyrie、零p宗p
HQ→白鳥澤、音駒/銀魂/APH
plurk→@leftj

[晃零]营业道路任重而道远

好可愛哦qqqqqq

零右:

大神晃牙x朔间零
短打。玩了2.5见面会的梗,结尾会讲一些2.5相关的废话,戳到雷点的话请关掉吧。


“我说你啊,吸血鬼混蛋……”他凑近朔间零,“你刚刚,是害羞了,对吧?”
“……什么喏,汪口讲话吾辈怎么听不懂。”
距离太近了,朔间零不自在地稍稍偏了头,用手指把头发别到耳后去。大神晃牙“嘁”了一声,又靠近了一些,语气相当不耐烦。
“本大爷可是都看到了啊?明明连耳根都红了。”
“!”
朔间零相当生气,相当悲愤,相当想把时间指针拨回半小时前,拨回还在舞台上的时候。
按照之前的表演,有一个动作是他从背后搂住汪口的脖子、在对方耳边轻声细语的。今天被主持人要求做出表演中最喜欢的场景时,朔间零心想,啊,应该就是那个了,小姑娘们好像挺喜欢那个动作的。朔间零慢悠悠地说,嗯,最喜欢的场景喏?是什么呢……大神晃牙也装傻,嗯,是什么呢?
他从背后走近晃牙,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对方完全没被吓到,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还是笑着的,笑得甚至有些爽朗,轻轻松松挣脱掉他的桎梏。底下小姑娘的尖叫更剧烈了。
“もう一回!もう一回!”
然后就又来了一次。唉,朔间零心想,有时候当idol也是很累的喏。
主持人问他们,要不要试一下不一样的呢?诶?朔间零还没反应过来,其实心中已经隐隐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了,但只是一闪而过的猜测。晃牙突然从背后冲上来,他躲了一下,没躲掉,晃牙就搂上他的脖子了。就跟他跟他做过的一样。
“哈!?你这家伙!”晃牙故作凶凶地讲了几句话。毕竟要矮一些,搂得他紧紧的,身体也是紧贴着的,搞得他快倒在对方身上了。耳边的气息热热的,他大概能感觉到,晃牙现在是异常兴奋地笑着的。他抓住晃牙的手腕,想要挣开,没料到晃牙使了力气,摆脱不开。俩人绊着后退了几步,最后还是晃牙主动放开的。
朔间零现在回想起来,自己也没表现出多害羞的神情吧?他只记得自己微笑着,垂了眼没看尖叫着的观众。然而他一直都是笑着的,舞台上也好生活上也好,这也没什么特别。汪口是怎么看出来自己害羞的?
“就算别人没看到,你可骗不了本大爷噢?”
“既然别人都没看到,说不定是汪口看错了,也有可能喏?”要他承认自己害羞什么的,绝对不要。
“那你看我啊。”
要和那双融金对上了。
“……吾辈累了。”
好、好吧,吾辈承认,当时是被吓到了……不是害羞只是没想到汪口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要不再来一次?”
这一次是,正面的,被搂住脖子了。天啊,这孩子。
晃牙的嘴唇贴近他的耳廓,像是之前他靠近他的颈圈一样。
“只是营业的话,为什么要害羞啊?”
朔间零觉得自己的耳根又要热起来了。他连忙闭上眼睛,赶在被对方发现之前,毫无章法地、直截了当地往晃牙的耳朵吹了一口气。
“哇啊?!”
晃牙再看向他的时候,他已经摆出有余裕的样子了。毕竟是年长者,怎么可以让后辈看到失态的模样?
“哼哼……♪ ”


他知道这孩子,耳朵很敏感的。


“吸血鬼混蛋……!好狡猾!!!”
狡猾的明明是汝噢。
他还没说出,打算重复一遍的、晃牙讲过的话语,对方就涨红了脸,眼神飘飘忽忽,又不小心和他对视,支支吾吾,舌头都要打结了似的,猛地站起来,椅子翻了,跑走了。
……?
朔间零坐在原位,愣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什么,脸真的红起来。

END.

去看了广州场的见面会。群里讲起来的时候突然想到,赤泽反扑小南的时候,小南耳朵红了……一排的姑娘说是瞬间红,我坐的二排看得没那么清楚,但也是看到红了的。赤泽笑得超超超邪气,小南一副没想到的笑容,笑得有些无可奈何,赤泽还搂着他脖子往后走几步,走得跌跌撞撞的,超可爱啊这两个人。
群里姑娘说是小南害羞了,没想到赤泽会来这一出。其实所有人都没想到啊www我当时都傻了只知道尖叫wwwww感觉赤泽也是害羞的,只是强撑着,一直用大声讲话来掩饰。吹耳朵是北京场的梗,是说赤泽耳朵敏感。
2.5的演员小男孩们还是很可爱的。欢迎大家都来看见面会!!!如果来得及的话,请一定要买一张今天飞上海的机票,说不定还有剩余的普票卖呢。

评论

热度(49)

  1. 阿左右右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愛哦qqqqqq